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沧浪之水的博客

天理即人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客前九个栏目(新发现、观后感、讲话稿、个人日志、一初简报、学校生活、教学思考、教育案例、聚焦犬子)属原创, 其余均为转载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做一名公正的裁判  

2009-11-06 13:05:30|  分类: 教育案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----对一次偶发事故的处理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一、发生

 

5月14日下午,一个很平常的日子,天气有些燥热,和往常一样我坐在办公桌前正忙碌地批改作业。离6月20日中考仅个把月了,今天晚自习还要进行一次模拟考试,明天当然还有艰苦的阅卷工作,不敢懈怠啊!

“报告!”我循声望去,是我们301班的一名学生,只见他神色紧张地站在办公室门口,我的第一反应是:一定有什么不妙的事发生了!

“进来!”我大声但镇静地喊道。

前来报告的是一名班干部,他班级工作很出色,个人学习也不错,平时我很喜欢他,但他今天说话很着急,很慌张,都有点结巴了。好不容易我才听明白,是班里两位同学打架,龚哲把黄宗林的头打破了,出血了,我心里顿时一惊。

听到他们的名字,我心里有些不快,黄宗林成绩一直较差,上课不怎么听讲,晚上在网吧还被我抓过一次,又有迟到的毛病。龚哲的成绩也好不到哪儿去,特别是他的书写习惯极差,总是一边写一边涂,作业本上经常是模糊一片。唉,处理问题怎么能带着这样的情绪呢?我立刻打消刚才的想法,在动身去教室前,我习惯性地问了句:“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吗?”

“不知道,我只看见他们打架了,不过现在他们已经被拉开了。”

来到教室,教室里的同学分成两堆,一堆在四组后面受伤的黄宗林同学那儿,一堆在一组的前面——肇事的龚哲同学那儿。

见我来到教室,同学们向我投来期待的目光,人堆稍稍松动了些。

受伤的黄宗林此时坐在四组后面自己的位上,头发上隐隐沁出血珠,浅色的上装上有殷红的血迹,颈上还有几道抓痕,但眼里仍然燃烧着怒火,一付桀骜不驯的样子。这同学,平时虽说成绩不好,纪律差点,但脾气不是那么火爆呀,看来,惹急了,兔子都咬人呢!此话不假。

“匡×,高×,把黄宗林带去医务室包扎,来,拿上钱!”匡×、高×两位同学人高马大,和一般同学相比,相对成熟些。

龚哲规规矩矩地坐在一组前面他自己的坐位上,他的脸上颈上也有抓痕,不过他脸上没有怒气,只有惊慌和不安。

奇怪,他的性格比较温和,个头比黄宗林又矮一大截,不是那种好勇斗狠的角色,怎么会把黄宗寺的头打破呢?

我尽力把声音放平和,问道:“龚哲,今天是怎么回事?”他的话很结巴,平时他就不擅长表达,今天说出的话正如他的作业,涂涂抹抹,模糊一片,今天更是说不清楚,听不明白了。

我只好把问话转向了周围的同学,简单询问之后我把3个知情人带到了办公室,耐心听他们的陈述。原来,今天下午第二节课间休息时,一组的龚哲同学到四组后面翻出了黄宗林上学期的成绩单,见他数学一栏只28分,便当面戏说了一句“脑残”,此话引起了性格内向的黄宗林的极大反感,二人由对骂转为扭打,在扭打过程中,黄宗林的颈部被龚哲的指甲多处划伤,头撞在了黑板上,就出现了前面的一幕。

二、处理

作为班主任,就不能乱方阵,拉开抽屉,翻出花名册,立即与家长联系,尽量和家长结合,迅速消除学生心中的仇恨与伤痛,让他们毕业之后依然会是同窗好友。

不一会儿,黄宗林回来了,头上被白纱布绕了好几圈,颈上的伤痛和身上的血迹依旧,我忽然想起了《亮剑》里的画面,真像战场上走下来的伤兵。这情景,让人好笑也让人心痛。该生他爸爸前几天因腿伤到武汉住院去了,妈妈去陪护,家中只剩年迈的爷爷,现在还在离学校30公里外的周沟老家,这几天黄自己做饭,自己洗衣,挺不容易的。

龚哲的妈妈来得很快,她后面还跟着一位老太太,是龚哲的奶奶。

我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向她们作了介绍,老奶奶身体略微有些胖,她的心可不宽!看了孙子脸上的抓痕,再看看高高的黄宗林头上的包扎带,马上对自己的孙子说:“娃呀,你这么小一点人,怎么……你平时很老实的呀……”我一听这话不对,赶紧把她们拉回了办公室,事情处理不好会影响到两个家庭的矛盾,那时,“戏”唱大了,情节丰富了,内容精彩了,班主任虽说没什么优遇,气可是有受的哟!类似的事不是没有发生过。前两周,有一个班两个同学发生冲突,班主任把双方家长找来解决问题,双方家长一言不合,在学校破口大骂,大打出手,搅得沸沸扬扬,影响极坏!

坐在办公室里,面对家长,我有一种特殊的感觉,我要当他们公正的裁判!

她们会听你裁判吗?因为经济收入和社会活动能力的缘故,老师在某些人心中是没有地位的,说的话是没有份量的,人微言轻啊!

无论怎么说,我必须争取家长的配合。我对龚哲的奶奶说:“×妑,假如头上扎绷带的是您孙子,您一定很心痛吧?您老一看,就是一个善良的人。”一句话,说得她笑了。她哪儿知道我平静的外表下,内心经历了多少波浪起伏。

“您的孙子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,对方黄宗林同学平日也很本份,这是他第一次和同学发生冲突,个头比您孙子高那么多,真打起来,您孙子很可能吃亏,但人家孩子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,他们俩孩子发生争执、扭打,只为争一时之气,并不存心想把对方打成怎样,您说是不是这个理?”

接下来的交谈就很顺畅了,特别是龚哲的妈妈,很为自己孩子的过失感到内疚。

经过沟通,龚哲的家长表示,承担医药费,并看望黄宗林。

听到这么通情达理的话,我很高兴,稍事准备,我陪龚哲的妈妈向黄宗林家的方向走去。

回来的路上,满天星斗,凉爽得很。

走进校园,灯火通明,教室里安安静静,同学们时而埋头苦想,时而奋笔疾书,一如往日地埋头自习,迎接他们的中考。

三、反思

两天之后,我就此事在班上展开了讨论,如何避免这类事件的发生?如果处理这类突发事件?全班讨论后得出三条:

1、做人度量要大,心胸要宽广。

2、说话要文明,不要伤人自尊。

3、发现同学间起冲突,要及时劝解,并迅速报告老师。

我自己也有了几点想法:

首先,处理同学之间的纠纷一定要心平气和,如果带着情绪处理容易出现偏差。

其次,处理问题要讲究方法,班主任面对的不仅仅是五六十名学生,还要面对他们背后的家庭,对不同的家长应有不同的办法,就像对不同的学生有不同的教育方式一样。不过,在处理的过程中,班主任一定要客观公正地对待每一位学生,每一位家长,努力做他们公正的裁决,让他们心服口服,心生敬意。

当然,把学生当自己的孩子看待,这一点最重要,有了爱,就容易得到了学生的理解,就容易和家长沟通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