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沧浪之水的博客

天理即人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客前九个栏目(新发现、观后感、讲话稿、个人日志、一初简报、学校生活、教学思考、教育案例、聚焦犬子)属原创, 其余均为转载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木兰词》赏析  

2015-12-28 11:58:28|  分类: 经典诗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木兰词

拟古决绝词,柬友

人生若只如初见, 何事秋风悲画扇?

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

骊山语罢清宵半, 泪雨零铃终不怨。

何如薄幸锦衣郎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

人生若如只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?纳兰性德的这句词,极尽婉转伤感之韵味,短短一句胜过千言万语,人生种种不可言说的复杂滋味都仿佛因这一句而涌上心头,叫人感慨万千。

初见,爱恨情愁的开始。刚登场的意气风发,初相遇的情不自禁,都只开了个头。大好河山似锦前程,要怎样去指点激扬?偶然遇见或刻意安排,将有怎样一段波澜不惊或铭心刻骨的故事?未知的前方是若隐若现的风景,充满期待和不期而遇的惊喜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,所有的惊鸿一瞥定格念念不忘的美丽画面,一切都将保持最初的好奇和新鲜状态,那些踌蹉满志的初生牛犊总是那么朝气蓬勃,那些羞涩的欲言又止有许多种神秘的可能,一切都像清晨的露珠般晶莹剔透,像朝阳般明亮灿烂。 果真如此,又怎么会悲画扇呢?

但流光容易把人抛,又岂止是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谁能抵挡光阴的利箭?华年易逝,姹紫嫣红只付与了断井残垣,刻骨铭心只能只归了风轻云淡,相看两不厌产生了审美疲劳,卿卿我我变成了相顾无言。春风十里后来却是冷月无声,雄姿英发后来只能遥想当年,仙葩美玉后来成了水月镜花。初见时人面桃花的惊艳,来年却是物是人非的落寞。长生殿里的信誓旦旦,却变成了马鬼坡前的“江山情重美人轻”。初见时回眸一笑的百媚,已变成此恨绵绵的哀怨,李隆基和杨玉环之间隔了江山。朱丽叶与罗密欧一见倾心,却得知他是仇家之子,惊问:“要是不该相识,何必相逢!”他们之间,隔了生死。《罗马假日》里的公主和记者浪漫邂逅而相恋,最终却不得不回到各自的世界,再见时只能恪守身份默默无言,他们之间,隔了世俗。《半生缘》里,曼桢和世钧18年后重逢,都知道再也回不到从前,他们之间,隔了流年。

《木兰词》赏析 - 沧浪之水 - 沧浪之水的博客

 

纳兰性德(1655年1月19日——1685年7月1日)叶赫那拉氏,原名成德,康熙二十四年(1685年)亡于寒疾,年仅三十一岁。清代最为著名的词人之一,被王国维称为“以自然之眼观物,以自然之舌言情”的词人。其词有南唐后主遗风,悼亡词情真意切,痛彻肺腑,令人不忍卒读。《纳兰词》传至国外,朝鲜人谓“谁料晓风残月后,而今重见柳屯田”。情看其悼亡妻之词:

浣溪沙·谁念西风独自凉

谁念西风独自凉,

萧萧黄叶闭疏窗,

沉思往事立残阳。

被酒莫惊春睡重,

赌书消得泼茶香,

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